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澳门娱乐城 澳门娱乐导航 澳门威尼斯人

当前位置: 主页 > w88优德娱乐中文 >

大唐双龙传卷三十五_第三章 真假宝库 - 悠读文学网

时间:2017-12-05 17:3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徐子陵想也不想,向按钮下按。时间无多,他们的内呼吸再支持不多久,不容他们选择考虑。这掣钮离刚才他们陷进网内的按钮只有多十步的距离,假若仍是个陷阱,只好怨自己命数该绝。在两人头皮发麻地期待下,机括声响起,前方一壁凹进去,现出一个方洞。 寇仲从徐子陵旁硬挤过去,斩钉截铁的道:“让我打头阵。”徐子陵拿他没法,道:“小心点!”紧跟在寇仲身后钻进去,空间扩阔,变成可容人直立行走的廊道,笔直往上延伸,尽端是蒙蒙青光。 寇仲不能置信的呆瞪光源,缓缓起立,道:“是否因我在黑暗太久,竟然生出错觉。”徐子陵也站起身,摇头道:“你没有看错,那的确是光,但绝不是灯光。” 此廊道空气虽说不上清新,但显然有良好的透气设备,不会气闷。寇仲贪婪的呼吸着,道:“今趟我们肯定摸对门路。”言罢昂然朝光源前进,但今次确是小心翼翼,惟恐会行差踏错,失足成恨。 寇仲叫道:“我的娘!这是否传说的夜明珠,每边六颗,拿这批货出去卖,够我们下半生丰衣足食哩!”尽端是道钢门,还有个钢环,门外两侧各嵌着六颗青光闪亮的明珠,光度虽不强,已足可令两人视物如白昼。 徐子陵忽然虎躯剧震,道:“看!”寇仲随他目光往门侧左壁望去,只见光滑的花岗石壁被人以匕首一类的东西硬刻出一行字,写着:“高丽罗刹女曾到此地”九个字。寇仲涌出热泪,颤声道:“是娘写的。”徐子陵双目射出浓烈的感情,伸手轻抚留字,道:“娘若晓得我们终于瞧到她留下的字迹,必欣慰非常。” 寇仲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想起当时傅君婥的音容笑貌、临终的遗言,这些年来他们的经历,岂无感慨。徐子陵轻推他肩头道:“进去吧!”两人再度展开搜索,肯定没有其他掣钮后,寇仲叹道:“在鲁大师的机关学遗卷里,有一章专论门环的,启门的手法有十多种,若手法错误,会触动机关,后果难料。” 徐子陵皱眉道:“可有方法去测试这门环正确的开启方法吗?”寇仲苦笑道:“我不知是否天性没兴趣研究机关之学,虽曾多番阅读,仍像水过鸭背,没有甚么心得。让我想想看。”忽然探手拿着钢环。 徐子陵吓了一跳,道:“你想干甚么?”寇仲哈哈笑道:“放心吧!我记起哩!若能把钢环拉出来,那将剩下两种开门的方法,试试无碍吧?拉不动再试其他的方法。”不待徐子陵提供意见,一把将门环拉后,露出连着钢环的钢索。 寇仲喜道:“成功哩!”徐子陵点头道:“算你有点道行,剩下来的是那两种启门法?” 寇仲颓然道:“就是向左扭还是往右旋,今晚我的运气不大济事,由你来决定吧!”徐子陵失声道:“这就是你的所谓机关学吗?我情愿去赌番摊或买骰子点数。” 寇仲尴尬道:“该有测试的方法,只是鲁大师他老人家没教过我,碰碰彩数吧!我们至少有一半的成功机会。”徐子陵下意识的往上下张望,希望可预知会发生的灾难,摇头道:“早知如此,拿井中月威胁我也不会陪你到这里受难,转左吧!唉!真给你气死。” 寇仲慎重的左右手互换,把门环转动,到第三转时,钢门传来“滴”的一声,清脆响亮。两人凝止下来,把警觉提至巅峰。寇仲哈哈一笑道:“还是你行,成哩!”试推钢门,果然应手而开,顺着地轨的钢铸滑珠大开方便之门。另一条廊道出现眼前,末端没入暗黑里,令人难测远近深浅,但扑面而来的空气更觉清新。 寇仲把手一让,躬身道:“陵少请进宝库!”徐子陵正要跨步入门,忽然机括疾响。两人同时色变时,异变突来。十枝特长特粗的精钢箭矢,似是杂乱无章的从另一端暗黑处疾射而至,破空声带起激厉的呼啸声,在这寂静的地下廊道更分外刺耳,填满廊道仅容人立的空间,除非他们能变成纸张般薄,否则休想避过。 此种由机括发动的超级劲弩,比诸一般弩弓发出的弩箭,要厉害百倍。唯一躲避之法,就是立即把门关上,躲在门后,就算身手比他们差,只要反应够快,时间上仍能容许。可是两人早有前科经验,隐隐感到这么容易的方法实不合鲁妙子的风格,明显是他故意在机括声响和钢箭破空而出间留下一线空隙,让人可作出思索和反应。只要不是太愚钝的人,武功上又有一定的功底,肯定可用门挡箭。但谁敢保证钢门不会因拉扯而再自动关紧,永远不能打开。 这些念头像电光石火般在两人脑海掠过,立即付诸行动。要一次过格挡十枝这样的劲箭,即使两人同心合力,亦力有不逮。换过是其他人,没有他们能在如此暗弱光线下视物如白昼的本领,连看清楚劲箭来势也有问题,更遑论挡箭。 寇仲的井中月离背而出,往下扑去,急呼道:“我下你上!”徐子陵和他默契之佳,已达心意相通的境界,毫不犹豫的扑往他背上,寇仲刀鞘出击之际,他则两掌削劈,侧扫紧贴身上的两根劲箭。“叮叮”两声,寇仲的刀和鞘分别命中贴地射来的两枝劲箭,徐子陵却命中较高处的两箭,其他六箭则在他们上方呼啸而过,确险至极点。他们用的都是卸劲的手法,令箭头失准错开,余势不止下,竟硬生生破壁深入盈寸,想想花岗石的坚硬,可推想劲箭的力道。 四条手臂登时酸麻至没有感觉的程度。看着箭尾仍在晃动,均有劫后余生的感觉。徐子陵从寇仲背上爬起来,苦笑道:“下趟记得是右转。”寇仲一边搓揉麻木不仁的手臂,一边还刀入鞘,目光往地面搜寻,摇头道:“门环我们是转对方向,不过却踏错一步,你看,门后这截地板的石质与别不同,我们不知就里的踏上去,所以引发机关。” 徐子陵生出步步惊心的感觉。叹道:“鲁先生似乎把这地库变成一个机关学的死亡游戏和测试场,异日你若能重返人世,该可算满师哩!”寇仲信心十足的道:“放心吧!我们不但能找得宝库,更可安全回去。” 徐子陵笑道:“你这小子真古怪,换过其他人如此处处碰壁,必是信心尽失,你反而增加信心,不是古怪是甚么?”寇仲欣然道:“我却认为自己是逢关破关,成绩斐然,哈!里面该是宝库吧!” “嚓!”寇仲掏出火熠子燃亮,只见长廊尽处是一面布满发射小孔的墙,怕不有三十个以上的箭孔,假若每个箭孔射出一箭,三十多枝那样的劲箭同时发射,那除了以门挡箭外,实再无他法。两人看得倒抽一口凉气。寇仲咋舌道:“我们是走运哩!其中一些机括定因日久失修射不出箭来,否则我们就要如你所说般回到井底敲墙打壁的请凤姐儿来救我们。” 徐子陵亦看得头皮发麻,道:“或者其他箭矢是让另一些的寻宝人消受,这么看,娘该晓得这里的机关布置,否则地上就有射出来的箭矢。”寇仲点头同意,举起火熠步步为营的深进。当抵达长廊尽处,左方出现另一廊道,连接另一空间。 寇仲喜道:“到啦!”他们饱受教训,再不敢大意粗心,偏是这截廊道却无惊无险。穿过廊道后,寇仲高举火熠,两人定睛一看,立时愕然以对。不是因为地库内太多宝物兵器,而是太少,与他们想像中的杨公宝库,有十万八千里的遥遥距离。 这是一个宽阔的密封地室,室顶四角均有通气口,两边平排放置共十多个该是装载奇珍异宝的箱子,贴墙有几十个兵器架,放满各种兵器,但都只是普通货色,且全部都生锈发霉,拿去送人也没有人要。寇仲抓头道:“这是甚么一回事?天下闻名的杨公宝库就是这个样子,这批兵器弓箭就算没有生锈,最多只能供数百人用。” 徐子陵把其中一个箱盖揭起,里面全是古玉珍玩一类的东西,看来都价值不菲。到把十多个箱子逐一看过,寇仲颓然在一个箱子坐下,叹道:“我们若把这十五箱东西运出去,或者可变得比沙天南富有,却绝不能凭它成为天下霸主。照我猜估,这该是杨素抄人家时私自留下的贵重物品。唉!在这等时势,要变卖这批东西并不容易。”徐子陵在对面的箱子坐下,看着寇仲换过一扇新的火熠,道:“邪帝舍利在那里?” 寇仲一拍额头,叽叽怪笑道:“说得好!这其实是另一种更厉害的心战。换过是别的人,能寻到这里,见到这批宝贝,已欣喜如狂,当自己寻得杨公宝库。而事实上,真正的宝库绝非这个。唉!究竟在那里呢?”徐子陵微笑道:“今趟真要考你的功夫。” ※ ※ ※ 寇仲和徐子陵检查过假库的每一寸墙壁后,一无所得的在原位坐下。寇仲叹道:“小弟只剩下一个火熠,烧完就要去拆夜明珠。坦白说,眼前最值钱的该是那十二颗夜明珠,只它们才可当得上奇珍异宝的称号。”徐子陵道:“真库肯定不在假库之内,假若我们有方法进入箭孔后另藏机关的地方,说不定可找到入真库的通路。” 寇仲一震道:“这么简单的事,为何我却想不到?鲁大师在他的遗卷中曾说过,机关虽可广布不同地方,但必须有个机关室总其成,利用滑轴绞索机括等控制全局,此开彼阖,比他奶奶的还要复杂。唉!这总机关室在那里呢?雷老兄若有给我们准备凿石的工具,我们就可找面墙来凿凿看。”徐子陵哂道:“雷大哥怎想到你的机关学这么窝囊,来吧!我们去研究一下那些箭孔。” “嚓!”火熠燃亮。寇仲凝坐不动,双目闪闪发亮,烁动着智慧的光芒,正在大动脑筋。他是不能不用心思索。由于他们触动机关,水井的原路出口已被封闭,现在即使肯放弃,也没有逃生出路。只有找到真库,他们才有机会离开。 寇仲忽然弹起,来到徐子陵旁坐下,道:“借手掌来一用。”徐子陵少时常和他玩这类游戏,摊开右掌道:“火熠顶多可烧半晌辰光,不若我们到门外去借夜明珠的光吧!” 寇仲道:“门忽然关上怎办?”伸手在他掌上画下个十字。徐子陵不解道:“这算甚么?” 寇仲得意洋洋的道:“鲁师有云:凡在地底建密室,必先定位,定位者定向也,以十字为东西南北,其他可依此十字而立位,尺寸遂能分毫不差。你看吧!进来的廊道和通往假库的廊道若能反向伸延,刚好形成一个十字。”徐子陵点头道:“果然有点功夫,为何刚才却想不到?” 寇仲给他硬揭疮疤,尴尬道:“人在绝境时,自然须挣扎求存,来吧!”两人回到密布箭孔的墙壁,背后对正长廊和尽端敞开的铁门。寇仲拿眼靠孔窥视,打个哆嗦的弹开道:“我的娘!你说得没错,孔内还有箭,随时可射出来。” 徐子陵讶道:“这么说,不但墙壁单薄,箭头和箭孔该有一段距离,否则火熠光怎照得进去,让你看到箭矢。”寇仲道:“相距最少一尺,说不定这块壁是能活动的,遗卷里只有七、八种活壁的装嵌法,希望不会再触动机关吧!那小弟就可逐法去试。” 接着兴奋起来,道:“第一法叫往内推,底下若有轮轴,会滑进去,现出通往福地的康庄坦途。”边说边举手推墙。 机括声起。两人魂飞魄散下,齐往左方边通往假库的廊道倒退过去,火熠甩手飞脱,撞在右边墙上,火花四溅。十枝劲箭激射而出,呼啸而去。“轰!”两人伏在地上你眼望我眼,惊魂甫定下,寇仲探头去看,钢门竟然关上,再见不到夜明珠的亮光。撞毁的火熠熄灭,陷进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两人首次后悔没把夜明珠摘下来,以作紧急应变之用。 徐子陵道:“既做了初一,不如再做十五,我们再推一下,让壁内的箭射清光再说。”寇仲道:“好主意!”就那么抬腿伸脚,在箭壁狠踢一记。 “当当”声连串响起,射出的箭全部命中钢门。再踢两脚,箭墙再无反应。两人跳起来,摸黑移到箭墙前。徐子陵笑道:“今次寻宝,确是惊险有趣,若你的启门法再不灵光,我们恐怕要为‘人为财死’这老生常谈的谚语,以自身作个永垂不朽的见证。”寇仲道:“放心吧!除非是石之轩,否则师傅怎舍得害死徒弟,我呸!”用力猛按,墙壁果然应手陷入两寸。 寇仲大喜道:“下面果然有轮轴,现在只要把墙壁托高,可变成活门,我们是龙是蛇,就要看这一铺。”言罢把两指分两边插进箭孔,运劲上托。墙壁往上升起,徐子陵忙伸手抓着活壁底部,助寇仲一臂之力。轴轮滑动的吱吱声中,两人的唯一希望是它乖乖的往上升去。 寇仲忽地缩回手指,喝道:“停!”石门只有一半缩退进顶壁内,徐子陵道:“甚么事?” 寇仲犹有余悸的道:“够进去便成,还是把活壁还原妥当点。”徐子陵大表赞成,到两人钻进去后,活壁回落下来,再被推回原位。黑暗中,两人四处摸索,只是不敢去碰那发箭的机关。 这是个宽约二十步的正方形地室,空气流畅,令两人觉得找对地方。寇仲忽然低呼道:“成哩!这里再有面活壁,我们就有救了。”chap_bg2();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