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澳门娱乐城 澳门娱乐导航 澳门威尼斯人

当前位置: 主页 > w88优德官网客户端 >

官道狂龙章节在线阅读-第三十七章 美丽误会与轮宝之谜- 58小说网

时间:2018-01-04 08:3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自从龙胜受伤的消息传出来以后,岳雷就变得暴躁不安起来,三天两头去寻那个刺伤龙胜的叫“黑子”的混子麻烦,经常是抡起审讯室的折凳就往黑子身上招呼,于是刚分配到天河县看守所上班的小何就总能听见岳雷的喘息和黑子的惨嚎透过看守所的大门从里面传出来,为什么会有喘息声?累得呗,打人可是个力气活。想来这个黑子也是倒霉,他本来是按照张东的吩咐伺机下手的,却没想到阴差阳错的被龙胜挡了下来,自己还吃了对方一脚,随后就被涌上来的警察给制服了,现在他除了一天三顿饭外还要吃一顿打,真正的苦不堪言,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抱怨起来,这本来可是奉命行事,为什么这疯子所长只找自己晦气却不寻东哥的麻烦呢。张东也在龙胜受伤的那个晚上同时落网,起诉他的罪名是非法组织黑社会性质的团伙犯罪,非法拘禁以及故意伤害,这意味着他面临着至少二十年的刑期。现在的张东和当初的那个“天河之虎”有了极大地不同,从仇恨里清醒过来的张东仿佛从极动到极静地完成了一次巨大的蜕变。他拒绝见所有的人,尤其是乔家兄妹,这可能也是一种赎罪,是对自己误信传言残害兄弟的忏悔。莲海市人民医院,特护的干部病房中龙胜接受着最精心的治疗,迷迷糊糊的在特护病房里躺了两天,龙胜觉得这两天发生的很多事都很不真实,仿佛一切都介于梦境和现实之间,有时候稍微清醒些就总是能感觉到有一双软绵绵的小手在捧着自己的脸,对自己诉说着什么,夹杂着幽幽的呜咽声,哭的龙胜心头发酸。好几次他想张开眼睛,坐起身来好好看看这个抱着自己哭泣的女人是谁,可是全身上下疼痛酸软,一点力气也没有,于是只能在心里嘀咕着:“傻妞,别哭哎”想到这里,龙胜无奈的笑笑,又陷入了昏迷。龙胜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感觉精神好了很多,他环顾了下四周,门口就传来了龙海川和王素芬的声音,龙胜心里一紧,老爸老妈怎么知道自己这个事了,那这几天还不把他们给担心死,还有家里的那个小丫头,不知道她哭了几次鼻子。龙胜正在心中猜想着,龙海川王素芬就推门走了进来,后面果然跟着愁眉苦脸,神情委顿的小萱,看她怀里搂着个保温瓶,三步一摇五步一晃荡脚步虚浮的样子,明显的心不在焉。王素芬进来看见龙胜睁着眼睛笑眯眯的瞅着他们,不禁又惊又喜的喊了出来:“臭小子,你这个爱闯祸的臭小子,你咋办案子连命都不要了,这几天你快把妈给吓死了。”在巨大的惊喜下,王素芬把连日来的担惊受怕全都爆发了出来,转喜为嗔,上来作势就要教训教训龙胜,龙胜也不躲直挺着胸膛准备挨几下,王素芬的手缓缓落下,快碰到龙胜的时候变拍为摸,把龙胜搂到了怀里,竟是哭了起来。龙胜摸了摸鼻子,歉疚的看向了站在旁边没说话的小萱,自从上次小萱赌气离开到现在又快一个月过去了,今天看见比平时多了份幽怨少了丝活泼的小萱更觉的她成熟了很多,小丫头和龙胜对望了一眼,忽的很不争气的红了眼圈,她咬紧嘴唇,把头低了下去,一滴清泪就顺着脸颊悄悄的滑落到了地上,摔成了片片银花。龙胜花了半个小时说尽好话,又是安慰又是赌誓才安抚下了这两个女人一对活宝,一时间也是耗费了不少心思,不一会医生进来了,他看了下龙胜的各项生理指标,就要离开,龙海川随即拉着他走出了病房,样子很神秘,小萱人小但是心眼足,于是就借口上厕所偷偷跟了出去,对于她来说,只要是关于龙胜的消息对她来说都是具有致命的吸引力的。出了门,小萱老远就看见龙胜爸爸跟着医生走进了主治医师办公室,她偷偷的摸了过去,顺着没关严的门缝侧耳倾听,只听见里面的那个医生接过龙海川递过来的烟,抽了一口才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们....家....属要.....要注意,他伤口太.....太...深..........膀胱......不行.....”光是这一句话就如同平地惊雷般的把小萱定在了原地,怎么可能,小龙哥哥不可能做不成男人的,他那么英武不凡,那么有男人味,不会的,我不相信!小萱的心中如同打翻的五味瓶,心神大乱下再也听不得后面那个医生在说些什么了,只顾着急匆匆跑开。医生又结结巴巴的继续解说了一通,这时龙海川才点了点头打断了对方道:“医生我懂得了,您的意思是担心他上厕所不方便,怕尿液溅到伤口上,发生感染?所以要我们家属以后帮他是么?”医生长出了口气,他高兴的点了点头感激的看了龙海川一眼,由于自己是结巴,虽然相貌堂堂,医术不凡,可是深深的自卑感始终困扰着他,所以一般来说如无必要他是不屑于跟病人家属讲这么多的,要不是组织部长打过招呼让他们市医院尽全力治疗,他是不会破这个例的.....这个时候小萱已经奔到了龙胜病房门口,想到龙胜今后人生就要面临的重大变化,小萱不免心中凄苦,她鼓起勇气推开了房门,见到素芬已经离开了,房间里现在只有龙胜一个在看着报纸。小萱一滴清泪在眼窝里打转,她咬着唇轻轻得靠在龙胜身边,富有母爱般动情的把龙胜的头埋在自己的怀里,不时轻轻的摩擦两下,龙胜被小萱这意外的举动惊呆了,鼻子里全是从小萱身上传来的淡淡的处子清香,大窘之下还没反应过来也只好任她摆布。过了一会,龙胜把头从那香软的空间里抽出来,吸了口气问道:“丫头,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是不是我不在的这些天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小龙哥哥。。”小萱心中感动,看着眼前这个俊朗英武的脸庞,她把身子埋进龙胜的怀里,蹭了蹭随后幽幽的说道:“哥哥,丫头不怕,不管你以后成了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丫头一定会帮你想办法的,哥哥也别灰心哦,我会一直一直等着你的。”“恩?”龙胜一时没反应过来,对于小萱这番天马行空的的梦中呢喃他实在是没听懂,于是追问道:“小萱,你的意思是?”“哥哥,我都听说了,就算你真的不行了,在小萱心里你却一直是个真正的男人。我.....我不会跟别人乱说的,这个是我们两个的秘密。”小萱轻掩着小嘴,仿佛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格外的娇俏喜人,惹人怜爱,再加上她柔软的身体在龙胜怀里不住的扭动,大伤初愈,心火旺盛的龙胜马上就有了反应,他满脸涨红的做了个哭笑不得的表情,然后照个小萱的脑袋上敲了个暴栗说道:“小萱妹妹,你整天这小脑袋瓜里面净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像是身体有病嘛?”听着龙胜的话同时感受着身下的异样,小萱像是发现新大陆般探手过去,一把抓起,然后一脸不解的问道:“你说是这个东西么?小龙哥哥,你没事在兜里藏根警棍做什么啊?”龙胜关键突然部位受袭,一时间脸上血色尽失,倒抽了口凉气,感受着小萱柔滑的抚摸,龙胜在疼痛中居然感受到了一丝丝销魂的快美,见到龙胜这幅复杂的神情,小萱猛然间醒悟像是被蛇咬到手一样一下子挑起来老高,满脸晕红又羞又窘的低头找着地缝。“反应过来啦,知道我身体没什么问题了吧。”龙胜一付审问犯人的口吻。“恩....”小萱斜着咬了咬下嘴唇,头反而更低了。看着小萱娇羞动人,恍然大悟的摸样,龙胜心中大喜,不由得想起了个笑话,于是悄悄爬过床去,嘴唇靠近小萱的耳朵有点恶作剧般的说道:“其实呢,你也没说错,我确实有藏棍子,不过是两根,一根是死物,专打坏人;另一根嘛,是活物,专治女人。”“我...我去看看阿姨。”小萱大羞,脸上的那层红晕已经跑到了脖颈处,她低着头打开门走了出去。“哎,我说丫头,那是卫生间的门,要出去走我这边。”龙胜笑着出言提醒道。“我知道!”只见小萱快要哭了似的走出来,咬着银牙,像穿花蝴蝶般经过龙胜身边,迅速打开门,身子一闪就再次走了出去。龙胜背靠着枕头不解的叹了口气:“我说错话了么?不这么说怎么证明我的清白?男人的尊严不容污蔑!这只是个小惩罚呵呵”莲海市法缘寺中,觉远和尚正做着禅,小和尚手捧着六轮宝走了过来,冲着觉远恭敬的行了个佛礼:“师父,轮宝上的玉女像移到了临照位,不知道是何解释?”觉远和尚睁开眼睛沉吟道:“此女主灾劫,不过此劫已过,应该是上次的那位施主为她挡下的,结果自己应了此劫,不过好在有惊无险,呵呵,有些意思了。”小和尚摸了摸头,又问道:“这个轮子好奇怪,我看也就是一件寻常东西,没什么神器的啊。”觉远指着轮宝说道:“这东西暗合有缘之人的命格风水,真要说什么改格换命,还真是一点都算不上,命里诸多般变化还需他自己施手推动,要是放在平常人眼中,倒更像是个讨趣的小玩意,当有颗平常心,知道么?”小和尚撇了撇嘴显然对师父的解释不太满意,随即转身离开。觉远手持佛珠,看着离去的弟子,沉声说着:“贪狼入宫,破军得禄,此子今后应当贵不可言,只是刑遇贪狼,号若风流彩杖,这身后的风流帐可是还不完呵。”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